皖南

晚上到达歙县时已经深夜,停靠的站台几乎没有人下车,只有检票员穿着厚厚的棉大衣,慵懒的站在门口。透过车窗看见夜晚的念江,长长蔓延,幽静而深邃。临街的旅馆没有暖气,冷风总会透过窗户的缝隙侵延至整个房间。

白天,念江的存在似乎和来往的人群没有关系。人们匆忙行走,在桥上经过时,偶尔会停顿下来,觉得水面亮起的倒影很好看,好看而已,他们的描述里没有美丽。江对面白色的徽式建筑,在身后山脉的映衬下孤立又冷静。冬天不是旅行的最好季节,山上还有未消融的雪,即便围着厚厚的围巾,双层的手套,在行人异样的眼光里仍觉得冷。我们围着江边的山脉低头行走,偶尔不作声的停下来,透过取景器看陌生的城镇,旅行会让视线变的敏锐丰富。

堂樾村落原本应该和外界隔离,他们有自己的历史和骄傲,生活该是像穿着蓝色布衣的质朴和胶底布鞋的无华,即便在牌坊群商业化的包围里,他们仍旧悠然过自己的生活。郊外灰白田地,采集人穿着连身的黑色皮裤,陷在冰冷的泥浆里采集新鲜的莲藕;呼着白气的黑色水牛,慵懒的窝在稻田里午睡;低空滑翔的白色水鸟,在降落的一刻会突然收紧翅膀,稳健的滑落在水中。

石潭与北山蜿蜒的连接一条盘山路,想象中冬日的山峦并不秀美,阴天灰暗的空气交织山间轻缓的薄雾,随时都在幻想孤立的绝境。山路并不难走,偶遇的村民会腼腆的劝你在山顶的村宅过夜。快天黑时,抵达山顶,北山村就盘延在山顶一侧的脊梁,四处被厚重的浓雾遮盖,只隐约看得到山的侧影。第一次这样安静的站在山顶,好像从未被发现,足够弥补冬日的寒冷,替代一切旅行的意义。

收到天天的短信,才知道已经新年了。身旁的人都在忙碌的看着手机,转载编织华丽的问候。而我们彼此都只有一句简单的新年快乐,同样也祝愿心底的每一个人。年末一直在缓慢旅行,没有太多情绪,一样跨过相同的海面,越过六年漫长的时间线,结束一段生活而已。但愿未来的生活亦如自己最初的期望,祝大家好过。

lhs said,

二月 6, 2010 @ 8:47 下午

从半岛到大陆——冬季是如此适合你!

宁波礼品公司 said,

五月 30, 2011 @ 12:48 下午

博主应该是比较喜欢摄影的吧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