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zing rain

车外光线很弱,快到家的时候下起小雪。记不住任何细节了,回忆总会变的很淡,留不住。

新的转变像一张漂浮在冰面的白纸,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融化到异常脆弱。只是冬天还未结束,仍有机会在时间间隙看到自己。宽阔如行走在梦境中的冰岛,每一步都在忘记前一步。冻雨的节气里,冷风刺骨,有时候会看见车窗上闪烁的冰,天边无限蔓延的深灰色是你的脸。

LHS said,

二月 20, 2011 @ 10:58 下午

人在画里,画在文里,文在心里.

FY said,

二月 23, 2011 @ 12:31 下午

许久没来,梦境依旧。。
最近十字路口,时而以为选择对了,时而又迷茫
终于知道,迷离的画面是最终无终的叹息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