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

从淡水到阳明山,一路沿着海岸线,内心从激动到平静只是几秒钟的时间。你终于发现旅行的意义,幻听到三年前从顺化到会安的清晨 ,一样在沿海公路飞驰而过,一样如现在的夕阳般暗红。

我努力记下在最后一道灰蓝光线映衬下的大海,只是任何记录在此刻都是徒劳。包括记忆,无论如何都是残缺的。于是放下手里的相机,静静的等待黑夜降临。进入阳明山森林公园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阿原在一座石桥上摇下车窗,黑暗中,山泉的声音格外清晰。我们继续往深山里行走,在半山的平地停下来,阿原的农场就在这里,他在黑暗中,谙熟的摘取了很多植物的叶,告诉我这些香料的名字,唯有借助一点月光才隐约看清植物的形状,在黑暗中散发魅惑的味道。

返回台北的途中,在一座海边的灯塔处停留,拍下了唯一的照片。这张照片送给你们,尽管它不代表什么,谢谢你们还愿意跨越漫长的时间线偶尔来这里看我写不着边际的文字和照片。十月初的台北,算不上真正的旅行,却收获到旅行的能量,那是一种“放下的心境”,我乐意分享给每一个人,并希望把它当做自己的事业,只是现在这样的能量还远远不够。

北京的十月如往年般灰色,看不到任何色彩,和台北湿润的空气形成强烈的反差。即便这样,仍旧选择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两年。每半年一次的彻悟与改变慢慢延长至一年,我总在提醒自己放下,去做忠于内心的事,却发现太多不舍和留恋。

way said,

十一月 7, 2011 @ 1:51 下午

偶尔来 只是打开界面听首歌也很好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