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延

22_28

早上在Ella的路边吃枫糖酸奶,加了很多枫糖仍然很酸。收拾完行李便在路边等巴士向南走,将近6个小时的车程比夜晚的旅馆更让人心安,停车休息的时候,车外会有当地的村民手里拿着一袋切好的水果,递给你时会在上面洒很多辣椒粉。我努力在地图上搜寻自己的位置,知道经过的是一片湿地,直到不远处就是南印度洋,知道离Matara越来越近。在最后一段伸手就碰触到的蔚蓝大海旁,风一般的行驶,车窗旁的锡兰女孩面无表情的抬头看了看海,缓慢的收回视线,像一场绵延旅行的终点,却没有不舍。

Mrissa靠海的旅馆在淡季几乎没有人,只有两只狗在海边不停的追跑。傍晚渐入佳境的夕阳把沙滩染成紫色,任由光线一点点变暗,再变暗,直到分辨不出海的颜色。海滩酒馆两个晒得很黑的男生,赤裸着上身,熟练的点燃支在沙滩上的吊灯,再从冰柜里取出啤酒和鱼,等待会有人来光顾。你看见远处闪烁的灯塔与你对视,只是,风不够大,海也不够深。

22_38

从Unawatuna走到Saama Stupa,有一只黑色的猴子一直在树上跟着我,觉得有趣便停下来,它看我不动便走了。两次光顾路边的一家水果摊,第一次买了黄金椰子,第二次买了红香蕉,店主很热情,每次都要多送我一份。傍晚在旅馆的厨房吃饭,厨师是一个还是学生样子的当地男孩,我观察他做饭的过程,一边小声的哼唱,一边处理放了很多咖喱粉的米饭,搭配新鲜的海鱼虾肉,是在锡兰最好的一餐。晚上和店主聊天,聊他在澳洲的童年和在英国的初恋,然后来到Unawatuna经营这家旅馆,觉得余生该安逸如此。海风经过丛林吹来,混合热带植物的味道,看见无所畏惧的萤火虫若隐若现的在草丛里飞过。

在Galle的无人前夜,寂静幽暗,于是这样行走便是修行。诵经的学徒穿白色长袍穿梭在空寂的街巷,散发一些诡秘味道。深夜的城墙上面第一次看到最开阔的印度洋,漫天繁星有一刻不真实起来,荒诞的划过天际,散落在海面。

ryan said,

十月 15, 2013 @ 12:01 下午

什么 切好的水果洒辣椒粉? 作为爱吃辣的四川人都不知道这样味道如何…
照片还是那么美
另 迟到的生日快乐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