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s tail

早上起来房间像伴随雷雨的傍晚,只有屏幕反射到手指的光。

之前计划拍的cold water,虽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自己也还算喜欢,以后碰到有水的地方还可以继续。这张算最后一张,其它有放在主页,可能有些千篇一律,但每一张我都喜欢。汉城我能够到的水域只有汉江离我最近,穿过市场和一道马路就是。任何时候有水的地方总会让人觉得有生气,但它本身又始终保持着自己的冷静和宽阔。总会隐约觉得,似乎在那里潜藏了很多厚重的情绪和记忆,如果这样,我希望它可以留在这里,这些照片足够给我未来的回忆。

cold river

灰色光束穿过云层,散射在江面。第一年在南海,多云的天气,南岸的群岛一半在云层之下,一半在阳光之上,也是这样的绮丽景象,以至于快要忘记这里已经离家很远。还剩最后一段,就走完所有的临江路,我总握着相机想要拍些留作纪念,到后来只有略微疾速的行走,只想要追赶或者到达。高架桥连接着电铁线路,每次经过江面,都忍不住想要往外看,这个城市唯一开阔和未被填盖的空间有时候那么真实独立的存在,可以和周围的一切都无关联。晴天泛白的日光,阴天盘旋的海鸥,从来都未曾寂寞。

water fog

看地图,知道快要走出汉城了,临界的路旁,因为湿地关系,整片异于这个季节的绿色。很多人骑单车越出城,也许并不会走太远,因为天越来越短。

梭卢形容瓦尔登湖,说最纯净的水是蓝色的。临近天黑时,看到对面蓝色的水雾,很低的浮在江面,这才是一天中最好的颜色。

walk of mind

顺着汉江,一路混合江水味道的的风,身旁不时有马拉松和单车溜冰的人闪过。太阳离的很远,几乎感觉不到温度。用三个小时走到日落,其实还是对内心未知事物的好奇。

晚上在路边的咖啡店吃蛋糕,黄色墙面,灯光温和,很多人在温习功课。落地窗外不断有带着厚长围巾的人经过。我们谈论性格,暗自整理和总结自己,有时被形容的温暖,有时却被定义的冷漠。人也许是最复杂的动物,你看不清此刻他在想什么。

我们有太多的时间独处,保持独立的思想状态,却只有很少的时间愿意为其丰润。人唯一的优势就是懂得思考,内在积累丰腴的人即便面对死亡也会有舒拓自己的方式。所以明白阅读的重要性,以及对拍照旅行的热爱,这些都在让生活变得更好。

更新

更新了新的主页 http://planktonster.net 不再是简单的两字。

会慢慢把照片都整理进来,有时候归纳整理是件愉快的事情,另外最新拍的照片也有放在首页。秋天换季,空气很干燥,平时不生病也在这个时候有些伤风,十月份注意健康。

星座预言家说十月是个幸运的月份,似乎在暗中勉励自己多做些事情。有时候生活需要一些想象和信以为真吧。

nameless forest

周末在高阳的鬃马牧场。

新一期IANN用无为之城做主题。与城市最相近的是森林和海洋,无为的概念冷静,现实,森林又给人阴郁的印象。如果能够清晰的呈现对无为的联想,森林也许是最好的背景:沉默,包容,和城市一样的庞大复杂,却远没有城市的浮躁。无为的森林也许是对反省自己最好的暗示。

无常

改了新的版面,理想中适合记录,写字的地方还是不要太多点缀为好。

晚上在楼下新开的越南店吃米粉,少了柠檬的甘甜,多了辛辣。在河内,第一碗米粉是和一位开摩托的司机一起,尽管语言的障碍带来很多误会,翻看旧照片时仍旧会记起这个人,突出的颧骨,古铜的皮肤,还有一双满布疮痍的手。他把河内啤酒倒入杯子,平静的说:我们不看过去,更没有仇恨,只有现在和未来,只想生活的更好。

我一直忘记每半年的转折与改变都会带给我新奇的感觉,像突然转身看见一条未知的路。寂寞是常态,不论刹那无常还是相续无常,总还是顺着自己的轨迹前行。

面线

每天路过的街口,总有面线的香味。深夜至凌晨,背对人群的身影在角落吃一碗面,汤料清淡浓香,面线上面只有新鲜的茼蒿和香葱,简单至极。我一直怀疑这样一碗普通的面线,为何总有络绎不绝的人群光顾甚至留恋。其实心里清楚,如果没有在路边,没有这样一个简易整洁的蓝棚,没有店主的平和亲切,没有这碗抓住路人味觉的面线,也许就是一家普通的路边摊吧。

纪念

用最明亮的一刻,回忆我们的过去,即便阴天有雨,用以纪念的时光依旧灿烂明媚。

19度

下午看了Orphan,极端的人格分裂。接近每个人内心孤寂的隐晦,好用刺痛去缓解麻痹的恐惧。

机场巴士往城中的路上,第一次没有任何异样,接近轻盈的坐在靠过道位置。市场的小巷子,灯光温黄,围坐的老人在唱歌,那种放纵的快乐总带有敢于抛下一切的勇气,半生的辛酸都可以沉淀在杯底。这该是我喜欢这里的原因,每日往来的生活琐碎,真实又自然。重新听窦唯,旋律干净。秋天短暂,只有微薄的清冷空气,让人觉得寒冷。

« Previous entries · Next entries »